“三支箭”下華人遭受“三重苦”
  中新網9月16日電 據日本《中文導報》報道,從安倍內閣上臺以來,打出了被稱為“三支箭”的經濟政策,到2014年4月為止,前兩支箭已經初見成效,日本的GDP連續6個季度呈正增長趨勢,但是這兩支箭都是一時性的“強心劑”,在“第三支箭”遲遲不能見到經濟效果的今天,前兩支箭帶來的物價上漲加消費稅上漲,大大打擊了日本的個人消費,試圖通過日元貶值來帶動出口的設想也基本落空,日本貿易赤字不斷膨脹,而生活在日本的華人,更是承受了“三重苦”。
  GDP和個人消費大幅下降
  安倍的“第一支箭”,即大膽的金融政策,無限制的量化寬鬆措施,實質就是日本國家銀行——日本銀行把金融機構手裡的長期國債大量買來,向金融機關大量供應貨幣,促使金融機關向企業貸款,讓企業手裡有錢進行設備投資和擴大生產。
  “第二支箭”即機動的財政政策,大規模的公共投資,以公共投資帶動GDP和雇用。
  “第三支箭”即喚起民間投資的成長策略,日本產業與社會經濟結構的改革,增加產業的收益性。
  但是由於工資的增長遠遠跟不上消費稅和物價的上漲,帶來了4月以後的消費疲軟和由此而來的GDP大幅下降。
  據日本民間調查公司的調查,由於增加消費稅和貿易赤字等因素的影響,日本4至6月的GDP實質增長率大概為-1.6%到-2.4%;內閣府9月8日發表的2014年4至6月期的國內生產總值修改值顯示,除去消費增稅和物價變動的影響,與1至3月GDP相比實質減少1.8%,日本經濟前景不容樂觀。
  報道稱,據共同社報道,7月日本2人以上家庭戶均消費支出比上年同期減少5.9%,減幅比6月的3.0%有所擴大,給人留下4月消費稅增稅後消費者收緊錢包、經濟發展止步不前的強烈印象。
  個人消費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約6成,在極大程度上影響經濟增長率。首相安倍晉三關註第三季度經濟動向,將在此基礎上於年底決定是否在2015年10月繼續上調消費稅率至10%。若消費複蘇進一步遲緩,很可能影響安倍的決定。
  內閣府認為經濟保持溫和複蘇基調,消費稅增稅的影響正在消退,維持了對總體形勢的評估,同時指出相關業界對今後燃料等價格上漲抱有擔憂。
  全國11個地區的現狀判斷指數均出現下降。接受調查的九州地區某便利店表示,受連續降雨的影響,銷量比去年同期減少了10%。
  消費稅漲蔬菜高漲生活雪上加霜
  在一棵生菜面前,華人主婦沈欣猶豫不決。平常賣198日元的生菜,在這個夏末初秋竟然賣到了398日元。旁邊還有切成半棵的,可憐的幾片葉子裹在塑料袋里,標價198,這是比通常貴了一倍的價格。
  不僅僅是生菜,幾乎所有蔬菜在這個夏天都價格高漲,讓原本就認為日本蔬菜瓜果貴的華人叫苦不迭。
  在此之前的幾個月,人們已經感到日本整體在漲價。總務省在今年6月27日公佈了5月的全國消費者物價指數,比去年同期比,物價指數上升了3.4%,連續12個月呈上升趨勢。據分析原因除了石油等能源價格上升引起的漲價外還要加上消費稅增稅。
  這樣的物價漲幅,是32年以來的大幅度,自1982年第二次石油危機後就沒有過了。
  一般來說,物價跟隨景氣恢復而上漲,因此很多日本的經濟學家都將這相隔32年出現的漲價稱為“脫離通縮的前進”。然而,也有經濟學家分析,並非物價上漲就意味著景氣大好,必須經過物價上升、薪水上漲、消費增加這樣一個良性模式才行,才能被稱為景氣向上。
  一些來日本年數長的華人表示,十多年來,雖然經常聽聞物價貴,或者要漲價的新聞,但這還是第一次感到物價貴了。超市裡之前價格便宜的豆芽菜賣得最好,昂貴的蔬菜瓜果前則徜徉著猶豫不決精打細算的主婦們。
  居住在埼玉縣的華人陳先生表示,他已經找到了省錢買蔬菜的絕招,那就是去“無人販賣”的攤位上買菜。
  說到消費稅,陳先生更是義憤填膺,他為超市的趁機漲價還與工作人員理論過。消費稅從5%漲到8%,但本來物品都是含稅價,一旦漲價,卻從這個價錢上漲8%,也就是並非漲了3%,而是直接漲8%。
  到明年10月,消費稅又將上漲到10%,現在人們擔心的是,物價不會從現在的含稅價格再增加個10%吧?
  日元下跌 華人遭遇匯率之苦
  受到蘇格蘭獨立公投導致英鎊下跌美元抬升的影響,東京外匯市場日元對美元匯率也加快了下跌速度,在9月12日跌破107價位,創下六年以來新低。日元對美元匯率,從2012年9月的77:1一路跌至目前的107:1,對普通國民的生活產生了不小影響。在日中國人也直接感受到了無法躲避的匯率下跌之苦,為虛有其表的“安倍經濟學”買單。
  中國人在日生活工作,基本收入都是日元。不少人承擔著向國內的父母和家人匯款送金的任務。日元匯率大幅下跌,在日華人除了與日本人一樣需要承受生活成本上升的壓力外,更要額外承擔海外匯款的增加額,苦不堪言。
  李先生旅日20年,日常都會定期給國內的父母匯款以補貼生活費用。一般三、四個月匯一次款,定額一萬人民幣。過去日元匯率長期居高不下的時候,不成為負擔,大約12-13萬日元就行了。
  日元下跌,有助於日本產品價格下落,但海外進口商品價格卻一路沖高,特別是名牌奢侈品漲價沒商量。以前,從日本購買歐洲名牌貨,信譽高,價格比中國便宜,頗受歡迎。除了訪日觀光客直接來日本搶購掃貨以外,很多人也通過在日本的華人朋友代購名牌手錶、名牌包包等。現在,情況不一樣了。
  張小姐赴日留學畢業後,三年前在日就職。她有幾位在國內的小姐妹,包括同學、閨蜜、表妹等都曾請她從日本代購名牌商品,樂此不疲。張小姐在國內開了外幣賬戶,代購以後,都讓小姐妹們把錢兌換成日元後匯入賬戶。
  隨著日元上漲,歐洲進口奢侈品紛紛漲價,同樣的商品已經是不同的價格。國內委托人兌換日元,每每追不上價格的變化,三番兩次追加指出後,不免有些怨言,而從日本代購名牌的興緻也在消褪。張小姐自覺臉面無光,卻也樂得消停一段時間,不用隔三差五奔走在去銀座專賣店的路上了。
  日元匯率下跌,支撐起了訪日觀光的大潮,卻對生活在日本的外國人沒有多少助益。在日華人家庭反而為出國增加支出而煩惱。陳先生夫婦旅日多年,孩子在日本長大,現在讀高中三年級,學校正在組織修學旅行,準備去澳大利亞。日元匯率急劇下跌,讓修學旅行的固定費用無緣無故地上漲了好幾萬,再加上在日本為孩子兌換一些現地用的零花錢,人還沒走,費用已經明顯增加了。
  華人學生遭遇“黑企業”
  安倍政府現在不斷稱“景氣轉好”,一個重要標誌就是企業的求人倍數增加,但是由於物價和消費稅上漲,也出現了讓職工,甚至打工的學生進行超時過重勞動的現象。
  如最近一個時期被媒體曝光的連鎖飲食店“SUKIYA”問題,引起了整個社會廣泛的關註。
  據調查,到7月末為止,在“SUKIYA”1984家店鋪,有約半數的940家店,在深夜裡經常一個店鋪中只有一個人頂班,現在社會上將這種店鋪稱為“one operation”店鋪,在這樣的店鋪中打工的學生忙得手忙腳亂,有的人竟然一個人頂班48小時,連續工作12個小時更是常事。
  究其原因,就是錶面上的工作的增加抵不過成本和物價的上漲,“SUKIYA”預計2015年的3月結算扣除稅金後將出現13億日元的赤字。
  在這種艱難的情況下,許多連鎖店把每個勞動者一小時的銷售額作為指標來計算,如果銷售額少了,“勞時”就要上升,“勞時”一上升,就要減人,因此就造成打工的學生等超時超重勞動的現象。
  據悉,有不少華人二代和打工仔也在日本的連鎖飲食店工作,這種日本連鎖飲食店是留學生打工集中的地方。據日本網絡雜誌報道,中國留學生說,絕對不能在“牛丼”類的連鎖飲食店工作,因為在那裡打工的朋友告訴他,那裡會“累死人的”。
  “安倍經濟學”之下,由於公共投資帶動建築等行業的工作增多,也使建築工地的體力勞動者的需求量增多,但是正式雇用卻在不斷減少,據有關方面的統計,今年1月份日本正規雇用同比減少94萬,非正規雇用增加133萬,而有些不法企業,利用非正規雇用不穩定的地位,強迫非正式雇用者拿著低廉的工作乾重活和企業骨幹的工作,並拒絕支付加班費或少付加班費。  (原標題:安倍經濟“三支箭”無成效 在日華人遭“三重苦”)
創作者介紹

熱褲

is37isfmf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